张白眼儿

司马健:

好大龙的诗《春光明媚里的爱情故事》
春光明媚里的爱情故事,
总是被期待发生。

春光明媚里的爱情故事,
许多年前发生过。

春光明媚里的爱情故事,
始终在发生着。

时过境迁,一个人的故事过去了。
相同的春光明媚依然周而复始。

逾言喜樂:

知道受伤的人都要自我治愈的,但是也不想成为伤害别人的人,明明什么都知道。
难道表达是最好的方式吗?还是单纯的接受?接受的都是喜欢的?
只是越是喜欢的要求越高,要求一高便变得嘲讽排斥。
所以人要知足,坦然,然后再欣然接受,只怪人是个有思想的动物,拥有揣测心理的能力,又渴望无限的包容。
这一路,多少人从我的全世界路过便再无音讯,亲人、爱人以及友人们的雕琢,我便越来越是我,越来越独立,越来越不易满足,越来越厌恶等待,越来越爱好孤独,越来越惧怕关注,越来越需要保护,越来越想疯狂,越来越接近死亡。
致19岁的小浪花和22岁的哈哈!